• 2011-06-10

    明月一方 - [明月一方]

    大概在04年,我用“琐事一团”、“故纸一堆”、“明月一方”等等为网志分类。

    显然,这“明月一方”乃诗家景色,出于兴到。白双全的《单身看II》之26与27页却有出于“目验”的一方明月,叠现两地记忆。

    “四方的月光:停留在法国南部小镇塞特的回忆”

    “2006. 10.6 香港 中秋节

    我在法国拍摄了一张月圆的照片,并在月亮的位置开了一个四方的小洞,然后摆放在香港的月亮前,拍摄了另一张相片,这个月亮在那张旧照片上放射出‘四方的月光’。听说今年的中秋月亮是九年来最大的一个,我站在观塘的街角,抬头望了很久,想起了法国的月光。”

  • 2010-12-29

    异名同色 - [明月一方]

    q:橡皮红的风衣。

    t:停,我会说“大溪地粉红”。

    x:好啦,“红豆灰”。

    q:这个颜色你怎么说?

    t:热粉。

    q:还能怎么说?

    t:我只会用英文了:hot pink。

    q:还能怎么说?

    t:饶了我吧:an alarming shade of pink。

    q:哈哈哈,汉语里明明是个简单的词儿:桃红。

  • 2010-05-21

    风筝

  • 2010-05-21

    雷峰塔

  • 2010-03-23

    木末芙蓉花

     

    “晚年的章太炎在苏州置下房产,地址就在锦帆路边。这座房子是他很偶然地买到的。大师随随便便做点事,都可以押韵合辙。押的是风韵的韵,合的是旧辙的辄。院子里有一棵辛夷,是我在苏州所看到的最大的辛夷树。花一开,我就去,看上大半天。

    辛夷花的花形与玉兰花的花形没有区别,只是颜色不同。正是这颜色不同,使它们的观点截然相反。玉兰花像今文,辛夷花像古文,不知道花花世界有没有今古文之争,不知道。”

    车前子. 回忆树之二. 鱼米书. 杭州:浙江摄影出版社,2009:166.

    “我居住的小巷,离章太炎的故居很近。章太炎的夫人我在路上还见到过几次,我喊她‘老太太’。章太炎的故居里那一树茂盛的辛夷花,成了我诗歌中的一个很重要的意象。”

    车前子. 代后记 诗人与故乡. 鱼米书. 杭州:浙江摄影出版社,2009:244.

    我拍下的这株辛夷玉兰杂交种(二乔玉兰),在杭州的南山路边。是为古文字课之走神抒情一叶。

     

    ------------------------------------------------------------------------------------------------

    也想请教,“那一树茂盛的辛夷花”,曾出现在车前子哪些诗行中?

     

  • 2009-12-01

    书绅录

    今日自某碗习得:

    “'子张问「行」。子曰:「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行乎 哉?立,则见其参於前也;在舆,则见期倚於衡也;夫然後行!」子张书诸绅。'
      
    相當於怕忘了老師說什麼,就手拿個本子記下來的意思。那時候沒有隨身本兒,於是記在衣服帶子上…… ”

  • 2009-11-11

    夏天的光

  • 2009-09-19

    新语

    [看不到]

    Y:特藏部老师。

    R:N友。

    R:老师,你说,她的裙子是不是太长了?我让她穿短一点的裙子来看书好不好?

    Y:(上下打量N)嗯,现在很少人穿这个长度的裙子......不过,我坐在柜台后,什么长度的裙子都看不到啊。

  • 2009-08-06

    鸣谢照照

  • 2009-08-06

    墨梅图

    鸣谢三月。

  • ......

    碗:填詞图、訪碑图、勘書图。目前看來似乎還是填詞圖最多啊……

    T:容我奇想一下:有没有“厨事图”、“炊爨图”?  是不是只有可做厨房原料看的瓜果册草虫图石榴佛手黄菊肥蟹?
    碗:對的,姐姐您想得太遠了……


    -------------------------------------2009年10月29日的“又及”线-------------------------------

    在任道斌先生《美术的故事》中终于见到“厨事图”、“炊爨图”——汉画像砖石上,拓片恐怕还是任先生本人的藏品。一幅叫《楼阁享宴图》(p.30),画像砖,三层楼房的剖面,底层厨房,二层是食客的厅堂,三层是主人的饮宴场面。厨房,“挂着肉,有的人在笼里抓鱼,这表明了汉代一些富贵人家的生活情况”(p.29)。还有一幅为《庖厨图》,“描绘了厨房里面的厨师,他们究竟是怎样生活的呢?厨房里一边挂着肉,厨师在另一边烧饭。当然这些厨师并不是为老百姓服务,而是有钱人雇佣的。”(p.36)

    任道斌. 美术的故事. 香港:香港城市大学出版社,2007.

     

  • 2009-07-04

    乐天的少年心

    我有幸每年能学几首诗,松老师教的是白先生的《侠客》,她尤喜末句:勿轻直折剑,犹胜曲全钩——我一闪念:春笋胜开洋。说起她的理想,也由乐天道出:既无衣食牵,亦少人事拘。遂使少年心,日日常晏如。出自803年的《长乐里闲居偶题》——那一年的乐天兄,和我们年纪相仿佛。我的现实则由杜公替我写了:书乱谁能帙,杯干自可添。读了两遍少年之心,怯魅之习顿起:这是反话正说吧?松老师书面回复:“关于反话正说的牢骚话,老白还曾说:‘士生一代间,谁不有浮沉?良时真可惜,乱世何足钦?乃知汨罗恨,未抵长沙深。’”

    附记:兽兄与共同作者来访,原定的“导游”工作化约为“点菜”,餐毕领客人们参观了战栗诵叶芝的“望断西湖的楼台”。兽兄,我忘了说的是今日之白堤并非乐天政绩:白沙堤非乐天所建,白公堤已不存。

  • 2009-04-26

    四月行草

    近日出门干了几日活,去的是杨花飘飞的北京。出门的时分,搭档问我可知道那天是什么日子,我一时想找个有狂欢气氛的参照,答曰佛诞后第某日,泼水节后第某日,心里的缺省参照却在三年前的四月。

    晨起,窗外是色彩崭然的丰泽园,十五年来不知可修过颜色。入夜颓丧的时候,给Meng打过电话,她娓娓说道:“今天空气可好啦,我都觉得好像在青城山呢,都有草叶的气味呢”。我靠在石墙上,望着方场后高耸的葱头屋顶上顶起的五角星,松了一口气。

    难得旧交P君单车赴早餐会,挑出在下短文中一个冠词错误。他说自己的乡愁,就是在北京的朗朗晴空下想一下英格兰的雨:他爱死北京连日的晴,可还是会“想念”英京连绵的雨。他享受北京的工作,部分因为其工作时间短于伦敦的同样活计,他的困惑在自己的蓝皮外国专家证:“这有什么用呢?”

    也去了曾实习的事务所新址,进门即是才松过土的几块地,同人称日后要种有机蔬菜。工作毕受邀拿着瓷碗盛了大脸盆里的菜,才靠上墙动筷,冒出又一位过往曾因公切磋却未曾谋面的旧识。

    工余偷闲学少年,循孤星指南,访北京高雅艺文中心(Beijing Centre for High Arts, BCHA),与主人及友好二人叹一壶菊花茶,观DNT演出录像。之后轻快地走下十八楼。

    回程前一日,X小友致电称已安排本人次日行程,务必遵旨行事。所谓“行程”,重头在“吃一顿上海饭”。大概战栗兄要哼一声哎呀,为在下的贱舌头。这顿上海饭后来是在旧居斜对过吃的,始料未及,脑海中闪回的是当年掌柜的来弄堂里倒垃圾的情景,也一闪韩迪厚译“小吉丁”作“归来”。

  • 新春贺岁,给“大师姐”打电话,伊人震天一吼“哇”,然后回复甜美的嗓音:“我在客家围屋呢。”

    “哦,田野啊。”大师姐攻历史人类学,南中国处处是伊人的脚印。

    “我在结婚!”

    @#$%^&*%$#

    5秒钟后。“唉唉唉,我还要去敬酒呢!”

    原来她真的在结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