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许留山将网志名字从"铜华"改为"眠县"了。

    新的题记是:显影并不是一个将事物由模糊变清晰的过程,这就是关于显影的秘密。

    作为许留山网志读者群中的呆滞一员,在下愿意积极记录“许志”诸如此类的变化,便于诸位同好日后索引参考。            

  • 2004-07-14

    贾二福柯

    在贾二书店购儿童适宜(关键部位有无花果叶子挡着)绘本福柯一册,窃喜得憋不住,同喜同喜。
    Chris Horrocks and Zoran Jevtic. Introducing Foucault. Duxford: Icon Books, 1999.
  • 此人近来闲情甚多,又是纪念john knox,又是琢磨克林顿和希拉里书籍的视觉互文关系,还一探童玩博物馆的豪宅、肉铺、铁路、楼梯壁画、泰迪熊组合。。。。。。

    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

     

  • 2004-06-30

    粉与及第粥

    tiantian 说:
    我有两个问题
    tiantian 说:
    1。河粉裹馅是不是就成了肠粉?
    vanvan说:
    不是
    tiantian说:
    2。及第粥得名是不是因为下水都往地上扔,是为“及地”?
    vanvan说:
    不是
    vanvan说:
    及第粥是某舉人吃了粥之後及第高中
    tiantian 说:

    tiantian 说:
    那河粉、肠粉除了有馅没馅,还有什么区别?
    vanvan 说:
    河粉,是用沙河水(從前啦,現在當然用自來水)做的粉
    vanvan 说:
    不卷的
    vanvan 说:
    腸粉是卷的
    tiantian 说:
    形态有别而已?
    vanvan 说:
    腸粉應該是一個總稱
    tiantian 说:
    就象意面千万种?
    vanvan 说:
    民間吃食,其實也沒什麽完整系統
    vanvan 说:
    今天windy還寫道賈三包子用瘦肉做
    tiantian 说:
    河粉、肠粉是并列的两种粉,对么?
    vanvan 说:
    那可是回民店
    vanvan 说:
    我認爲腸粉是河粉之上的概念
    tiantian 说:
    明白了明白了
    tiantian 说:
    地域饮食比较研究,张光直先生也用功过的
    vanvan 说:
    番薯人
  • 可波拉小姐(Sofia Coppola)导演的《迷失东京》已经妇孺皆知了。而我则挺为Eva Hoffman报不平,明明是她1989年的书Lost in Translation先用这个名字的么,怎么可小姐只谢王家卫而没谢她(她谢了么?我没听见啊)。Eva在书中叙述了1959年她13岁那年从波兰移民加拿大的经历,她是如何在这一地理位置转换中习得新的语言与社会关系形式的

    Hoffman, Eva. Lost in Translation: A Life in a New Language. Penguin,1989. ISBN:0-14-012773-9

     

  • 2004-06-29

    时间之诗学

    Time Is Out of Joint

    注释:

    1。tiooj本是莎剧《哈姆雷特》中的名句(第211行):

       The time is out of joint; O cursed spite,  
       That ever I was born to set it right! 

    2。负责翻译了网页上的英文:“光阴似箭,水果如香蕉一般飞行。”
       tiantian认为,人家是说饮食男女都在光阴中奔突

  • 开放参观在下伦敦新居旧所

    并推荐大家去看这个人的尼泊尔图片游记

  • 2004-06-23

    再试trackback

    王敖兄"纯度高而秘密的生活"何其酣畅淋漓。想到小时候抄的什么“水涨一尺,堤高一丈(?),山谷老人病起,须发尽白。”

    我支持详细评注本的翻译,因为翻译本来就包含阐释,与其给读者很多字谜猜,或者让读者跳过难以理解的段落造成它的无效,不如把这个翻译中的阐释过程中的根据揭示给读者, 揭示出来的东西的对错,由读者判断, 由批评者讨论。 有些人的修养跟菩萨,罗汉也差不多了, 对待他们的作品,翻译字面的意思终究不是办法。

     

     

     

     

    巴比塔以前的诗歌才叫纯诗, 语言变乱之后,要向追求完美语言,只好继续写诗。

     

     

     

     

     

     

  • 2004-06-20

    许留山的题记

    喋喋不休的写生活、写旅行、写厨艺、写无厘头小笑话,还有那层出不穷的朋友,看得人悲从中来。

    这是今天的一条。我也悲从中来。

    以前她引用过“你带走了我的心,留给我心脏病”(可能不确),在下亦难忘。

    要是把许留山经年变化的题记分别加入中餐馆的幸运饼里,会有什么痴男怨女、悲欢离合因这幸运饼里的小纸条而发生?许留山糖水铺就顺带经营这种幸运饼吧。

  • 6月18日下午(UTC+1)在下身临Clerkenwell现场所摄图片在这里,欢迎看牛,也欢迎看人,只可惜在下图片网志里没有吃食和音乐助兴。我比较鲜咯咯的是:拍到了牛们下车-行进-在速成草地上发呆的过程。这几头牛,就和办公室大鱼缸里的鱼一样,我们看着它们,它们也看着我们,到底是谁娱乐谁,谁郁闷谁啊。

    办公室宜养观赏鱼,国际大小都市宜在闹市或长期或偶尔地养与其地方历史有关的大小动物,是为叠现历史于今天;重现历史,娱乐今天;活化历史,激励今天的消费。伦敦之偶尔养牛,伯尔尼之常年养熊,皆为“奇观”也。

    在下正为多门考试冲刺,不详细的文字介绍(不幸又是一段城市史/建筑史)留待口试之后。也请大家及时访问伦敦建筑双年展之官方网站:www.londonbiennale.org.uk

  • 2004-06-19

    个别辅导

    前次个别辅导完,我出门就给车撞了,留下多彩车辙在腿上。

    上次个别辅导,我竟然把眼镜拉老师那里而浑然不觉,过了一个月到处看眼镜价码的日子——99胖子和 129胖子是主流价钱,可是没合意的。

    昨天的个别辅导开头,老师说:这眼镜不是你的吧?我一看老师,她的眼镜和我的好象好象啊。结束的时候,我怯生生地问老师:你手里的铅笔不会是我的吧?是的是的——我的施德楼半透明荧光绿杆铅笔哪有人见不爱的。

  • 我现在住这里。4月安妮公主来行揭幕礼的当天,5个长木座椅终于运到,沿内院摆开。于是,这“有风景的”(landscaped)内院才给用起来了。

    亲爱的安妮公主/校监(chancellor),我希望您经常来学生宿舍视察,这样,砰砰作响的门就不要再等3周(距施工完成10个月-11个月)才能修了。另外,我觉得厨房的照明仍嫌凄惨。

  • 2004-06-11

    学样

    我打算学王建硕,表扬批评人,鼓励批评与自我批评。
  • 2004-06-02

    致谢一则

    “引用”功能今日终于正常,在下喜不自胜。谢谢Blogbus的工作团队!
  • 2004-06-01

    冰球与碳球

    冰球之谓源自vanvan,碳球之说源自负责。

    两球相互关系如下:

    假设 冰球 等于 冰淇淋球,

    则 碳球 不等于 巧克力冰淇淋球,

    碳球 等于 没有冰淇淋球。

    欧洲同人会之碳球系列会议,用心于格物致知。另外,西欧三季离不开取暖设施,同人之间寒暄也不可或缺。欧洲同人会也希望能召开冰球系列会议和冰球碳球系列会议,实现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双丰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