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5-19

    owen-ofen-wen

    负责说:
    owen这个词"w"是不发音的吧?
    负责说:
    /ouen/
    tiantian说:
    他的汉语名字叫wen xin。

    vanvan说:
    听上去好像德文里的猫头鹰
    tiantian说:
    是的
    负责 说:
    不然,owen就是我的烤薯条的"烤炉"(oven) 啦
    vanvan说:
    德文这个叫ofen
    负责说:
    wen xin? 好名字!
    vanvan 说:

    tiantian 说:
    怎么念?
    vanvan说:
    一样是wen
    vanvan说:
    我一个侄女叫嘉忞。

  • http://wblog.net/LTC/archives/000612.html#000612

    这篇是承我另一个blog的一篇写的。现在那里既不能编辑,也不能trackback,从此荒草漫长。


    散粉/粉饼,多汁的水果/维他命丸

    和那位喜欢Chanel Pink的老师干活的时候,我们说起各自用的粉,真的是很不一样的人。

    她说Chanel Pink让她觉得是一种散粉的颜色——散粉,那是有超大化妆间的祖母辈用的东西,屋子里都有粉的香味——我用Clinique,所以什么都没味道——感觉我也不过在用维他命丸。

    散粉容易有透明效果,各位并不漂泊的,有精神用散粉还是用吧。


    另一更正是:Christy应为Kristen。

     

  • 2004-05-17

    八哥集

    bug集也。

    编辑页面八瓣雪花墙纸——实在不如MT的大方。

    工具栏缺那个甲乙丙丁一二三四前加黑点的键。

    上传图片文件量限制到底多少啊?

    简介的自动摘取功能对一行一勾搭的涂鸦无效。

    蓝白风格页面标题栏没有相应的工具栏配合,也不接受源代码——说白了,为什么我要做个粗体标题都那么难?

     

  • 2004-05-17

    文体探索

    写完开篇,我改了几次——加链接——现在的结果就是一行一勾搭。

    古有四言诗,今有链接行。

  • 2004-05-16

    搬家

    蓝墩死胡同到此地,不过一湾浅浅的海峡。

    弥勒斯大院到蓝墩死胡同,不过数小时的铁轨绵延。

    柏林暗房到蓝墩死胡同,不过又一段飞行。

    八千里路,廿四时区,多少友人在秉烛夜读。

    来今雨,许留山。hong说:“有朋盈门,胡同不死”。我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