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1-17

    蜇存

    近十个月没写了。期间接获投诉数起,籍口是:“我会发短信了。”

    另外,从某工人新村搬到了另一处小区,浮云之路南行近两百公里。近旁历史地名犹在,行路时有恍惚。

     

     

  • 2007-03-07

    cosmopolitanism

    某日见一本伟大双解词典的伟大编辑,特为请教:“cosmopolitanism怎么译?”

    答曰:“不可译。”

    “您是一本‘当会左右当代翻译的风气(余光中语)’的双解词典的编辑,对您怎么有不可译的词?”

    “词典里必须译,其它地方我就不知道怎么译了。”

    这本伟大的词典的确没有这个词条——而且,我相信,只要这位伟大的编辑继续在位,在下一版中也不会收入这个词条。

  • 2007-01-29

    新年礼物

    新年期间收了一些礼。

    一纸荧光绿的“超现实主义节日问候”自漠河来,视觉而言,这是颇合我意的一张卡。

    某甲按照我在豆瓣的“想读”单子送上书籍若干,其中唯字大纸轻的《寻找家园》与《半饱》在一顿顿加班晚餐的餐桌边读完。起意读高尔泰,是因为他在 《读书》上写的为星云绘佛画的文章,虽是绝望文学,自我强大得泣鬼神,论画亦有见地,《寻找家园》分卷1、卷2,似乎回忆才起了个头,远走北美大概要到卷5吧。看《半饱》的简要心得是:在那么多馆子的菜单上写作rocket的叶子意大利人唤它作rocula。

    某乙越洋重聚,问我要什么礼,我要了本拉在漠河的正经书加一册《纽约客》。我忘了是写信还是打电话提的要求,总之沟通中在语音上出了点问题——我拿到一册《纽约》。“内容挺本地化的,你真的要看?”某乙看着埋头吃巧克力浆蛋糕的在下,小心求证。感谢他,否则我还不曾读过《纽约》,其内容类于漠城的那些周日杂志。

    某丙给了我一顶五色杂线织的帽子——她的研究兴趣在葱岭东西,用今天的时事-地理术语,即是上海合作组织的地域——她说那顶帽子“是个胡帽”。

    三月烤了香蕉蛋糕、苹果蛋糕快递到我的办公室,惠及同事。BB直接进口了一些可可脂含量过70%的巧克力并一盒咖啡助我干活。容我用诸位鄙夷的骈俪的段落结束这篇新年礼物答谢辞。

  • 2007-01-20

    GB/T 7714-2005

    GB/T 7714-2005《文后参考文献著录规则》在“10 参考文献标注法”中解决了多次引用同一文献的著录问题,较GB/T 7714-1987是一项重大变更。在新规则下,使用顺序编码制的作者“多次引用同一著者的同一文献时,在正文中标注首次引用的文献序号,并在序号的‘[]’外著录引文页码”(见10.1.3);使用著者——出版年制的作者“多次引用同一著者的同一文献,在正文中标注著者与出版年,并在‘()’外以角标的形式著录引文页码”(见10.2.4)。10.1.3提出的著录办法目前不为word的脚注/尾注功能支持,可有相应的补丁帮上这个忙?

    某过50人的酒类合伙制企业的师傅近日连续抄书,并教导在下在研究粗口之余也要上进。特摘录国家标准以回应昨日所受教诲。

  • 2006-11-03

    汤菜

    《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第六版)》插图彩页A3水果和蔬菜中,Brussels sprouts译为“汤菜”。译者用这种味道微苦的蔬菜煮汤?

  • 我去了中文网志年会,重新在msn上露面后芒果老师径直问orgy party怎么样——年会没有酒类赞助商,离芒果老师的想象有一定距离——个人还是以为,年会的气氛属于puritanical hedonism,清教徒式的享乐主义,一面是创业理想、道德承担、极少的预算、人人自觉出力的工作办法,一面是青春的面庞、偶像-粉丝相见欢、绵延的社交、类露天摇滚音乐会的宣泄/陶醉。

    27日夜在山上初逢各路英雄,随行的美术馆馆长立时感悟到网志作者们浓烈的超设计色彩;28日在红泥吃了一顿嘻嘻哈哈的饭,从《婚典》主编习得妙句“集南北两地之菁华”,小的则因指出“德州在山东”亦贡献了一些笑声。

    年会期间,我折腾了一个讨论会,明星人物是张晴、Gino Yu、Regine Debattyaaajiao。详情今天写不动了,容我完成开会耽误的工作先。

  • 2006-08-17

    走神一刻

    老友对我某日的传译工作颇多惊讶:“你怎么就好像能猜出人家接下来要说什么呢?”我交代,同传其实不费劲,我并不清楚自己说的是什么,人家出声我也出声,在同一频率跟着走就是了(念念有词,神之巫之)。“可是,你为什么会在cynical这个不难的字上卡壳呢?”坏就坏在我当时动了脑子,下午又还和朋友切磋过这个词的汉译,“玩世还是尖刻”,停下来过上文,依然举棋不定,立时现眼。

    唐吉珂德说,词儿展示的是挂毯的错误一面,这是我从LAR/Fernando Romero的Translation中现学的。作者眼中的翻译,是不同介质之间的转化,是建筑师理解、发展项目的工具。他们在金华的建筑艺术公园建有“桥中茶室”。

  • 先和水墨的译文校对心得。

    碰到一位千字千元的译者,因为他译的是小语种,这个价码不能说离谱——感谢我善良的作者就手把译费付了。译稿中赫然“在一张白纸上进行设计”,我一惊:作者是速成的中国研究者,难道她已经会活用主席语录?查原文,释然:tabula rasa, 白板,可擦的板。

    今天又碰到一位作者,要求我保留他的文中“职业贞节”的说法,而别改成“职业操守”,“以增强娱乐性”,老兄说。另外,public domain成“公共场所”,我都能想像他偷着乐的样子。

    今天遇上的最强的作者,以痔疮为由申请延迟交稿。

    昨天进城吃饭,绿丰花园,西区的生活质量。冰块杂菜(菜单上大概不这么写)、菱形萝卜片(菜单上大概也不这么写)、红酒雪梨(不是drunken pear,是一堆酒里煮过的雪梨丸子,比整只的费梨子)、无锡排骨(男生说一般)、虫草老鸭汤、腊味煲仔饭、两种甜点。餐费超支三百元,付账人分析贵在那碗汤:“那么一根虫草值50元。”

  • 2006-07-28

    许志新变

    牛乳巷
    不拼命八卦,就会被八卦至死
  • 2006-07-28

    三月佚文

    http://www.jfdaily.com/gb/node2/node17/node160/node90040/node90043/userobject1ai1405566.html
  • 2006-07-08

    北京放映会

    如无意外,在下的功课记录片《艾未未》将于北京商务印书馆涵芬楼放映,2006年7月23日上午10时。入场免费,坐席逾百,欢迎各位批评指教。感谢花生文库“八方阅读”计划的支持。

    纪录片聚焦于艾未未在伯尔尼艺术馆举行的个展,时在2004年4月1日。多件作品的布展过程与此前此后就这些作品对策展人/馆长、收藏家、画廊主、合作建筑师及艺术家本人在各地的采访平行交替。Bernard Fibisher,斯时的伯尔尼艺术馆馆长及展览的策划人,从影片开头即以向导的身份出现。他娓娓道来艺术馆的历史、馆中仍在的那些过去展览的踪迹。艾理解其场所精神并试图回应它:他尽量用新作品,并希望“和它的展厅、展览的状态,有一定的关系” 。虽然展览中并没有狭义而言的建筑作品,艾亦承认,“它在概念上可能跟建筑是有关的” 。在影片有关艾的建筑实践段落中,其自宅/工作室出场,雅克.赫佐格评论其为艾最好的建筑作品。艾与赫佐格德默隆的合作,连同他们共同倾注心血的国家体育场项目,亦出现于这一段落,作为个展中不在场的展品 。影片最后涉及的展品是艾153小时长的录像装置“北京:2003年10月8日-2003年11月7日”。自开展至2004年5月30日,这部录像连续放映于伯尔尼中世纪的钟楼。艾的思辨独白穿插分布于整部影片,伯尔尼舞者Karin Minger呼应其作品的即兴创作则带来艺术馆内白日梦幻的片刻。

    60分钟,彩色,汉语与英语,英语字幕,2005年。

    参见胚胎解剖演讲厅

  • 2006-05-07

    新居遗物

    图片:http://www.flickr.com/photos/marshsu/sets/72057594125380702/ 感谢三月光临寒舍。
  • 2006-04-20

    继续移动

    前日飞沙走石月黑风高时,初会芒果老师。身上穿的是三月快递来的羽绒衣。

    今日晚间会见到水墨、芒果和苜蓿三位。三月之前建议我与他们三位商量在下网志的新名号。

    白天去了三处遗址,最近的也在西汉。见到杨花飞舞,发了一阵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