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世纪法语文学研究者芒果老师精通21世纪汉语。我数月前为creative writing作业烦恼,芒果指教:

    [《创作手记》。用时下流行的说法叫做"喘作手记"。
    写得最好的是"木子美"。
    说笑。
    听闻,某些导演的手记颇可一观。舞台剧的手记更精彩。大约那是需要脚本的工作。
    倒不一定是解释自己。
    毕竟总有接受别人命题,然后创作。一下片断想法记在小本本上。
    无数作家有carnet,cahier一类,成为档案,被后来的研究者使用。
    要我说,"创作手记",如果不是命题作文,实同我们的blog差不多。]

    芒果老师的网志在http://copiste.blog-city.com

  • 2005-08-01

    校政楼

    伦敦大学主楼叫Senate House,1933
    罗马大学主楼叫Senate Building,1932(墨索里尼时代)
    巴黎大学主楼是不是叫万神庙( Pantheon)?
    还有什么一亲古罗马遗泽的大学主楼?
     
    美国传统辞典(双解)说senate的第17个义项是:
    A governing, advisory, or disciplinary body of some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composed of faculty members and sometimes student representatives.
     大学评议会某些学院和大学中由全体教员及有学衔的行政人员,有时还有学生代表,组成的管理,顾问,或纪律机构
     
    那以后大学行政楼都可译作Senate House/Building吧?

  • 2005-08-01

    天地之间

    奥地利建筑事务所蓝天组造的不是通天的巴别塔(OMA的比利时Zeebrugge航运站项目总平面图中倒嵌了一张巴别塔),而是天上的‘云’。

    希伯来人民创作巴别塔神话的光景,汉字记下的精卫鸟在填海,愚公在移山;人家的神容不得人的力量僭越,我们的故事并不嘲笑对抗山海的努力。

  • 2005-07-17

    许志搬家

    牛乳巷

    回到我的makiyo

    ---------------------

    许志近日移至http://www.blogcn.com/user50/mymakiyo/index.html####

  • 2005-07-10

    许志新变

    的地得
  • 2005-06-20

    许志新变

    四大部洲
    大地上有须弥山

     哈利波特的对角巷,始终都不如藏经阁来得亲切。僧侣就是僧侣。’

    她与师父重逢,“   给师父打酥油茶的时候,感觉……像做梦。”

  • 2005-06-10

    草坪即是海滩

    泰特现代门前有一片草坪,透过一排树丛,即是日光下的泰晤士河。

    草坪上横着不少晒太阳的人。

    看完展览,我提议去吃蛋糕,飞轮说要去草地上喝茶。于是,各自买了外带包装的茶和蛋糕,急急下楼晒太阳。

    河边的草坪,如果看作是海边的沙滩的戏拟( simulation),当比沙滩更沙滩(这是博德里亚的胡言:戏拟之物比原件更真实,麦克尔·杰克逊比白人更白人)。我就躺在这伪沙滩上听飞轮讲她樱花季节夜行上野公园,自己努力晒出玫瑰面颊来。

    晴朗的一天。飞轮说实在是日本女人唱的:日本女人只能等着男人。飞轮就要回东京,她多年来单身旅行,自己出门,自己回家,不假手于人。可是这回是把伦敦的家往回搬,行李着实太多了。我建议她叫个男生来接机,以免心力憔悴,毁了准备音乐会的心情。“不行不行,在日本我一定要modest,不能要求男生做事的。”啊。

  • 颤栗兄在今日网志中,细说去年圣诞前随访爱尔兰利默里克大学世界音乐中心观一位少年舞蹈的情形,结尾奇峰一现:“大不列颠岛是海上一颗飘移的头颅”。

    蒙颤栗兄指教,英国有一则《三头井〉童话。说的是井中有三颗美丽的头颅,有人路过,头颅浮起,依次歌唱:过路的行人,请帮我梳妆,轻轻把我放下,看我是否漂亮--好好地梳,轻轻地放,就给路人好运,否则报以厄运。欧陆的赛壬也是三位女士,交往的也是路人,可是她们生活的水域比井口要开阔得多,恩仇更关乎生死,也浓烈得多。


    此文标题以‘行走‘开场。罗丹的名作‘行走的人‘恰是没有头颅的(也没有手臂的)。罗丹以‘行走要用头么?‘为自己辩护,肉身的神性跃然而出。

    这是男性的躯干,那是女子的头颅。行走的躯干,期待的头颅。行走在别处,头颅在海上。

  • 2005-05-30

    黄杨和鹿特丹

    大英图书馆花园有黄杨(boxwood),长在箱状陶盆里,很图解其名。室友说其美国老师英国研究做多了,在那些修剪有致的黄杨中走多了,恨不能做瓶 一股黄杨味的香水,名唤Older England

    赫德默是个大建筑事务所。他们最近在鹿特丹的展览中放上了名为鹿特丹的香水若干,是德默的创作。香水成分嬉闹为多,不宜公开,不过最后闻起来有点橙子味。鹿特丹本城另有个大建筑师雷,雷曾言,亏得鹿特丹乏味,他的事务所方能埋头创作,不为窗外诱惑。赫德默早些年还产过水晶戒指,石头状如他们喜欢的尖顶小房子原型

    /模型。

  • 2005-05-30

    醉酒语文

    一大玻璃杯啤酒一品脱,其实读起来是派特。

    本地笑话说,外国人喝个两派,英语就流利非常;喝个六派,倒入卧乡;灌下第七派,起醉回生,美语出口!

  • 2005-05-29

    名字

    上海是小行星的名字。

    卓别林是玫瑰的名字。

  • 我在过去一年拍了30张上下‘天上飞机-地下房子’的照片,被艺术与建筑学老师(鄙校老师头衔系统不比英国嘉勋制度简单)看到。老实交待不过是戏仿(parody)海公‘天地人神 ’四合,老师不依不饶,非觉得在下和Lucy Irigaray 神合,嘱我务去看书,交笔记给她。可怜我实在看得吃力,老师又说:你去书店看么,反正书店都有伊的书好像书店就有读女性主义哲学的气场一样。她的创造性写作作业中,我最后还是没写伊(不懂装懂是很困难的),写了1784伦敦的热气球、1929柯布的飞机房子长立面等等诸多很不理论的琐细老师召见,理论段落还是要加,字数要翻倍哦,给你人家写的伊的读后感再给你看一篇阿敏(就是那个做帐篷的阿敏)谈鸟的访问记。(我不是没想过拍天上的鸟-地上房子,可怜相机热身时间太长,拍不下来。就不和Stephen Gill比了。)

    好吧,我读。

    伊回应海德格尔的四合一,说老人家忘了空气(plein air,芒果,这是法语,请指教)。她认为,海公哲学,是对开敞、流动、丰富的女性空间的集聚、僵化、消隐,以海公的标准、立场,男性得以消费女性空间,标记/密封这一空间。伊区分了对空间封闭或适切的使用和‘与本身开敞和相关的空间的关联’。

    伊的写作当然是丰富了本体论意义上的对空间的理解。可是,我不理解这种对雌雄的移情。

  • 2005-05-24

    小学生作文课

    从尿布到喉糖

    我:菱形(我画在纸上)是不是diaper(当时记住这个字,是因为知道它还有个意思是尿布)?
    师:四方连续纹样才是。用diamond或者lozenge吧。
    我:用lozenge,因为它也是喉糖啊(这是因为瑞士产的Ricola糖太出名)。
    师:哦,是个甜的字。
    于是我愉快地写:木装饰带黑漆,饰以镏金喉糖。

    雷顿故宅红胜火

    师:那条街都是红墙的房子。
    我:不是,典子和我一起去看的,她的评价是这幢‘非常红’。
    师:那我们就写‘如火的’。This one burns with a fiery redness.

    看起来那么端庄

    师:找个字和spiky对。(老师要我想左边的房子尖顶耸耸,右边的怎么样?)
    我:(我最想说的字是‘规矩’、‘方正’,可惜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用英文说。)说女子的‘端庄’可行?
    师:好。
    于是我写:相较于其尖顶耸耸的邻居,这幢房子端庄:它的坡顶为大檐口所掩。
    张楚唱:你坐在我的对面,看起来那么端庄。

    14号对12号说:你站在我的旁边,看起来那么端庄。


    一不小心让14号和12号眉来眼去了。

  • 2005-05-13

    蓝墙

    读Remy Zaugg 的小画书Architecture by Herzog & de Meuron, wall painting by Remy Zaugg, a wiork for Roche Basel, 但觉这书可以做什么creative writing作业范本了—艺术也做了,做得够完整肯定;文字也写了,心思一变一记录,分析冷静周到,符合艺术史研究的科学传统。

    为一堵30米高的蓝墙,枣戈的书做了125页。抄段让我笑出声的:

    “人对蓝的反应最放松。我们可以辨认12000多种不同的蓝,而能辨认的红、黄、绿调的颜色则少得多。对我们而言,天下的蓝比红、黄、绿多得多。”

    天下的抑郁比红、黄、绿多得多。

  • 2005-05-10

    许志新变

    猪头巷
    坐上飞机,四处吐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