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1-30

    许志新变

    结束语
    总有人必须沉默
  • 2004-11-25

    天堂在哪里

    "为了奖励你提前交功课,我送你一袋‘snack from paradise’(来自天堂的零食)。"
    袋子上真是印着‘snack from paradise’的。
    “哦,天堂在哪里?”
    “对过的幽思遁火车站。我在那里买的。”

    “天堂现在在我身体里了。”

     

  • 2004-11-25

    1966

    鄙校数位年轻有为的教授雅兴甚浓,每周公映一部影片,以助有关建成环境的讨论。

    本周放映的是华氏451

  • 2004-11-21

    许志新变

    桃宫
    一日长于百年

    11月18日下午,她从藏区回返广州。已接受灌顶。

  • 2004-11-16

    许志新变

    桃宫
  • 2004-11-08

    许志新变

    炼金术士
    用筆在身體上寫字年輕的身體狼牙色的月光下他們終于都擁有一雙輪鞋埋著穿不下的衣服鞋子和手套所有失蹤小孩組成的秘密結社負載著生存的各種欲望他重复知道重复可以让我幸福逐漸敗壞我也曾被绑票的优雅风格所吸引我們仍然離我們犯錯的時代太近
  • 2004-11-05

    许志新变

    At last
    三分之一是废墟,三分之一在重建,寻找剩下三分之一的熟悉光景与街道窄小
  • 八哥集之n

    我才抄的经丢了,系统提示:标题至少一个字——我写的标题是“2”——“2”不是一个字么?

    退两千步,这等提示能不能在我写的时候就出现啊。别等我提交了才声明啊。

  • 2004-10-18

    北岛新书

    北岛在其散文集《失败之书》(2004)的自序中写道:

    散文与漂泊之间,按时髦说法,有一种互文关系:散文是在文字中的漂泊,而漂泊是地理与社会意义上的书写。自1989年到1993年四年内,我住过七个国家,搬了15次家。这就是一种散文语境。这些日子你都去哪儿了?干了什么?这是诗歌交待不清的。“我在语言中漂流,死亡的乐器充满了冰。”(《二月》)“必须修改背景,你才能够重返故乡。”(《背景》)诗歌最多能点睛,而不能画龙,画龙非得靠只鳞片爪的勾勒连缀才成。

    我是因为生计开始写散文的,茫然中动笔,稀里糊涂写到第六篇《艾伦·金斯堡》,得到李陀的赞许,为之一振。那是我散文写作的起点。金斯堡这个“跨掉一代”之父,在生活中是个挺好玩的怪人,恣意妄为,我行我素,完全没被美国主流意识形态中的“政治正确”匡正。我跟他1984年相识,萍水相逢而已,若没有后来的漂泊,就不可能成为朋友。意犹未尽,在他逝世周年,我又写了《诗人之死》,文章是这样结尾的:“诗人之死,并没为这大地增加或减少什么,虽然他的墓碑有碍观瞻,虽然他的书构成污染,虽然他的精神沙砾影响那庞大机器的正常运转。”

     

     

     

     

     

     

     

     

     

     

     

     

  • 2004-10-12

    许志新变

    茴避
    不仔细想,就不烦
  • 2004-10-04

    许志新变

    stay
  • 芳邻舍莉返台两周,昨日方归。

    今晨在下获赠新鲜空运来的月饼三枚,为抹茶馅饼、枣泥馅饼和蛋黄酥。冰箱中,属于舍莉的格子,赫然一瓶红椒炒小鱼。早餐毕上楼,但听她与台湾老乡肆游兄笑说“爱玉子”。

    “人家要我讲中国艺术史的话,我会说,食品是其中非常重要的部分。”米尔昨天如是说,她正以忽略晚餐节食,成果初现:0.5公斤。早上但见她也有了一盒舍家航空快递的月饼。

    “我好象去了一趟超市,就回来了。”舍莉挪着冰箱中的瓶罐,“等一下还要去买点菜。”


    在办公室和肆游兄说起他的上海田野调查,他说那好比去DVD商店。

    “你什么时候再去DVD店?”

    “你什么时候去超市?”

  • 2004-09-29

    超级词典

    www.onelook.com

    英英词典多为免费服务。

  • 芳邻杰西卡,研究中世纪艺术中的一位法国圣徒。这位圣徒名唤Leonard,意大利人唤他作Leonardo,是囚犯的保护神。杰西卡曾获无数旅行奖金,行脚遍欧陆,寻访这位中古圣人图象纹章片羽吉光。

    “夏天我在意大利的一个小岛,人们聚在一起做弥撒,礼赞他,”杰西卡一扬眉,“请他护佑战争中被囚于伊拉克的人。”

    “这当然和我的研究无关,可是我很想写一篇东西——我很着迷,中世纪的人能这么影响现世(Modern times)。”

    杰西卡低头继续她的午餐:短棍三明治,夹着色拉米肉肠片、奶酪片、生菜若干,还喷上了橄榄油、胡椒和意大利醋,盘子另一边的几块密桃来自西班牙。

     

  • 2004-09-23

    多少个太太

    某人某天眉飞色舞地告诉在下,他的明星建筑师老板现任太太为其第二任夫人。

    “是第三任。”

    某人一呆,数日后电邮返:天啊,你是对的。

     

    路易·康有而且只有一位太太,在其传奇的建筑师生涯中,则神出鬼没地同时维系着三个家庭——另两位女主人,都曾是他的同事。

     

    看了十个克里斯托佛·雷恩设计的教堂后,坐在他最著名的伦敦圣保罗穹隆下,我问某人:“这儿是你们天主教徒礼拜的地方么?”

    某人严肃地否认:“那时候英国有个亨利八,他娶了八个太太,死一个娶一个。这个是天主教不容的,所以他就弄出英国圣公会。”

    “亨利八有过六个太太,不是八个。”


    “我有一个太太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