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tiantian, you've been busy?

    i miss seeing the world through your eyes...

    but above all eat drink and sleep well.
  • I see...=) thanks anyway...

  • SORRY, I MEANT HER EPITAPH--NOT EXACTLY OBITUARY.
  • 墨,我沒有讀過宋美齡女士的預寫訃聞,之大略記得紐約時報發佈的那一份其實還是很算簡陋的訃聞。。。

    在google上查到這一段:

    蔣夫人過世後,〈紐約時報〉刊出了一篇由該報前駐上海特派員裴覺世(Seth Faison)撰寫的長篇訃聞傳記,有不少地方引用不太可靠的《宋家王朝》這本書。裴覺世說,蔣夫人很喜歡看紐約時報,每日必讀;事實上,蔣夫人並不喜歡時報,對時報自由派言論,尤其反感,但時報內容凌駕各報之上,蔣夫人別無選擇。紐約時報訃聞版把死者生平寫成生動的傳記,讀者極多,該版主編、哈佛大學歷史系畢業的惠特曼(Alden Whitman),一九六八年夏天專程到台北來訪問宋美齡,希望能先準備好訃聞傳記。蔣夫人在陽明山賓館接見他,惠特曼把錄音機打開,蔣夫人盯著他說:「一開始我不能決定是否要見你,後來還是答應了,以示友好。」講完,就開始宣讀事先準備好的聲明,朗誦了十五分鐘,譴責紐約時報親共,對共黨滲透工會、進行顛覆一事,視而不見,因此導致她和蔣介石失去了中國大陸。唸完之後,蔣夫人和惠特曼多說幾句即離開,惠特曼說,他準備收拾錄音機告退,竟發現錄音機插頭早就被拔掉了。



     從未做完整口述歷史 千古遺憾



     七十年代初,惠特曼和記者提到他的台北之行,並無慍意,他是個美食家,台北的中國菜讓他忘了宋美齡請他嘗的「排頭」;但他表示,他走遍全球採訪名人,預寫訃聞,只有蔣夫人使他無功而退,惠特曼沒寫成宋美齡的訃聞傳記,卻寫了蔣介石。一九七五年四月六日紐約時報登出三個全版的蔣介石傳記,即出自惠特曼之筆。



     如果宋美齡當時能夠平心靜氣地接受惠特曼的專訪,深度談一下她的經歷以及她所走過的時代,為歷史留下紀錄,豈非功德無量。蔣夫人沒有做口述歷史,張學良到了九十才做缺陷甚多的口述歷史,這些都是無法彌補的歷史遺憾。



    你那裏有她的預寫訃聞的全文嗎?
  • 啊,三月,宋美龄女士预写讣闻曰:我将再起。I SHALL RISE AGAIN。 当年我听了且惊且笑--基督徒拿这句经文自比的,也就是她那种脾气命运。
  • 說起來訃聞文化是很深刻的。

    我小時候讀著報紙上的訃聞、總是覺得寫得很敷衍。就好像人走了要趕快掩埋、不願意多青睞一下。草草幾句總結。。。

    長大一點身邊的長輩走了、訃聞輪不到我寫、可我縂覺得一個人走了不是只有這樣的、至少對身邊的人影響至深。。。卻也知道詞情都要拿捏分寸。不要因爲自己的過分悲傷感染了其他的人。。。



    後來這兩年我又想、遺言通常自己可以寫、不管寫的是什麽、因爲太過個人而常見蠢得可以。。。著作等身的作者無需遺言、一生立功立德立言的人也無需遺言、一輩子空白的人遺言和訃聞大概都沒有什麽可讀性。。。



    嘰里咕嚕這麽一大串,我只是想,那一天來臨之前、與其給自己寫遺言、不如預寫訃聞來的容易。
  • 谢谢墨水提点。
  • 去看CLOSER 否?JUDE LAW出演OBITUARIES EDITOR。 看了才想起编辑訃聞也是一种职业。我们手创的文明。
  • 在下也覺得因訃聞而pedia的整個過程很值得深想。

  • 谢谢
  • 这应当称为什么?

    Wikiobituary?
  • 由讣闻诞生媒母而去Pedia下来,真是对死者一个绝佳的数字营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