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6-10

    草坪即是海滩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hanetstreet-logs/1256840.html

    泰特现代门前有一片草坪,透过一排树丛,即是日光下的泰晤士河。

    草坪上横着不少晒太阳的人。

    看完展览,我提议去吃蛋糕,飞轮说要去草地上喝茶。于是,各自买了外带包装的茶和蛋糕,急急下楼晒太阳。

    河边的草坪,如果看作是海边的沙滩的戏拟( simulation),当比沙滩更沙滩(这是博德里亚的胡言:戏拟之物比原件更真实,麦克尔·杰克逊比白人更白人)。我就躺在这伪沙滩上听飞轮讲她樱花季节夜行上野公园,自己努力晒出玫瑰面颊来。

    晴朗的一天。飞轮说实在是日本女人唱的:日本女人只能等着男人。飞轮就要回东京,她多年来单身旅行,自己出门,自己回家,不假手于人。可是这回是把伦敦的家往回搬,行李着实太多了。我建议她叫个男生来接机,以免心力憔悴,毁了准备音乐会的心情。“不行不行,在日本我一定要modest,不能要求男生做事的。”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明月一方 2011-06-10

    评论

  • :)打算看看你们在伦敦的说说爆炸,不过大家都没有说:pppp

    平安哦~~
  • 日光下的泰晤士河我沒看過

    那該是多麽美的景色啊



    在中國,不管是什麽江河旁邊

    能夠有的情懷也最多是大水滔滔憶古今那種

    說美,在中國眼下還沒見過那條美的不壯闊只是悠悠的河。



    飛輪是現代女性。和很久以前的我很像。十足大女人。

    這兩年卻突然想,做女人很好,傳統女人也很好。

    勤勞。平和。溫良恭儉讓。

    不知道爲什麽,欣賞起很多古遠的美德。想要擁有那些美德。

    做君子,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和孔子一起講究細節做小資。

    我嚮往的女性,是既有君子美德,也有女子溫柔的。

    如果能夠成爲那樣的女人,那就太好了。

  • 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中,沉静的父亲告诉少女自己是游击队员。“我早就知道了。”女儿说, “可是,你为什么不赞成我走你走的路呢?”父亲说:“人是不同的。有的人投靠了敌人,有的人坚持战斗,而你是女孩,你应该等待。”



    当时我们实行铁姑娘教育,当年的孩子曾经对我说起听到这段对话时的惊奇。我是糊涂的,听了并不觉得政治不正确,只是敬畏战斗和等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