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8-21

    想画图病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hanetstreet-logs/1376505.html

    Mars那天带给我两本书,吉泽深雪的《杂货当家》和张妙如的《爱情与婚姻5%的差异》。都是用画笔记录心情的女生书。

    我也有吉泽所说的‘想画图病’,想画的时候,手边没有就手的速写本坐立难安;后来想开一些,有个相机也行。梅洛庞蒂讨论主客交流时,写过画者不管日常是多么卑微怯弱,作画的时候就俨然是自己天地的君王。厚颜一下,莫逆于心,高山流水,大概也就这么回事吧。

    在巴塞尔的时候,看见招待我的主人家有颜料排排放。怯生生地问:我能用么,我想。。。我想‘画床单’(涂鸦排线,无聊如朴素床单)。主人大喜,我也就把巴塞尔先贤布克哈特等等的厚书愧疚地扔一边,拿水彩当丙烯,厚厚地涂红抹绿。

    设计教授总问我:Are you productive these days?而我总是低头默然。“你要多用你的手啊,你有多美的手啊。”我一走神,想到柯布西耶每日晨起绘画,午后做建筑师,莫非他也需要绘画平稳心情增强勇气?

    吉泽说她的‘兴趣在浴盆里看书和写生旅行。’我喜欢在敞亮的地方用一张大桌子看书,和,写生旅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annoit/lubricate 2004-08-21

    评论

  • un..., i am...actually...counter-productive these days.
  • 對啊。連同畫具一起。
  • 贴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