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9-09

    绘画等等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hanetstreet-logs/1424519.html

    非常难得,可以和教授大人谈谈绘画这种minor art(汉译是什么?)他说Gerhard Richter,我说Lucian Freud,真(他妈的)画得好啊。光晕仍在,心眼交集,斗志可比堂吉柯德斗风车。

    然后说到我读不出名字的那位作者。‘他读德语么?' 世界上的艺术史家,能读德语的大有优势,这意味着19世纪的史论概念对其就如李杜诗篇之于我们。‘他是瑞士人。’好了,那优势就没治了。‘他就是史丹利的苏黎世大学艺术史教席继任者啊。’好了,他功德圆满了。

    瑞士人做艺术史,天时地利。艺术史的母语德语那一脉,19世纪的巴塞尔是重镇,教席犹在,催生多少转世灵童,还有每年的艺博会(1969-),新鲜经验扑面来。又有法语区,读法国理论不在话下,还有意大利语区,文艺复兴,不过是一趟火车。未经兵xi3,战争年代自然成为欧洲艺术的保护地。现代策展制度发源于那里,不过在1969年。匿名银行制度(1934)还没发明的时候,就有收藏的传统,富国之后,更是基金会林立--支持艺术浑然是金融链条的一部分。我简直怀疑那是一个人口比例中艺术史家最多的地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doodle 2005-09-09

    评论

  • 牛牛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