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1-24

    爱尔兰研究初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hanetstreet-logs/1628218.html

    和颤栗兄同访书店,终于明白他念兹在兹的枢机主教纽曼,约翰。亨利。纽曼,可怜我还琢磨过一星期牛津运动与维多利亚教堂。书店还有爱尔兰研究转柜,颤栗向我介绍了几位作者如何沾亲带故,也旁证了我们之前的人间情愫促进学问砥砺的观点。有一本书题为《爱尔兰,一个奇怪的国家》。颤栗说,当年希特勒自杀,欧洲人都明白大势已去,唯有爱尔兰元首发去唁电一封。在下教授曾着意指出,他最喜欢的英国建筑导游书是I. Nairn 之Nairn

    s London(1966),因其奇绝(在下尚记得初见惊心的那一句“性高潮般的教堂壁画”);他的书单里还有北爱人士R. Maxwell的Sweet Disorder and the Carefully Careless(1993),甜蜜的无序与在意的无意,似也呼应颤栗兄对英国性rugged之评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i am very interested in Irish culture stu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