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1-24

    碰面礼的地理分布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hanetstreet-logs/1628230.html

    我见过在伦敦的维基人

    Tony一面,他穿行在数种东西语文间,很让我羡慕。维基人会面,自然要商量条目写作。他是香港相关条目的积极参与者,他问我的意见:他该如何分配对香港条目和英国条目的关注。我的意见是,香港条目关系他强烈的认同感,亦有社群合作,当可继续;以余力贡献些英国相关小条目即可,诸如沃斯特酱汁、HP酱。

    我们那天讨论的乐子在别处。他问可否做出一张法国各地问候碰脸次数的地图:两次还是三次?这是一个问题问题当然要复杂得多。他说他的法国同学说他们上小学的时候,早上见面,同学们排成面对面的两列,挨个亲过来“简直是苏格兰舞!”我脱口而出。

    遥想当年我上中学时,学校的行为规范里说“尊敬师长,见到老师要鞠躬”,我们提出这个要求时间限定不明,要求改作:“每日第一次见到老师要鞠躬,之后重逢则点头微笑。”法国中小学可有行为规范这种东西?“友爱同学,早上第一次见到同学要碰两(三)次脸,并注意尊重左撇子同学的方向取向,也请避开同学的眼镜架,以防磕伤自己的面颊。”这是我杜撰的法国小学生行为规范。

    鞠躬这条,当年我和我的同学们积极践行(我们见到老师,瞬间立定,弯下

    90度,高声叫“老师好"),蔚成一景(理论化一下就是“奇观”或者说“戏剧化”),还有外地校长代表团专程前来学习取经。

    在这里和欧洲大陆来的访问老师接触,道别时我只要识相地把脑袋向左一偏,自有吻面礼送来,有兴致的话,我会啧啧作声配合。老师们通常很愉快,要是几个挨个吻来,还会相互交流,“噢,她懂我们的规矩呢”,“她知道要碰三下呢”,“她也亲了我呢”,愉快得就好像中学老师们十多年前看到我突然立定鞠躬。

    研究英国人的人类学家

    Kate Fox写道:“法国的吻面风俗,在(英国)有闲阶级和其他中产、中上人群中日受欢迎,但其他很多社会阶层则视其为愚蠢、自负,尤其是当采用“空气之吻”时。”( Watching the English, p.38) 空气之吻,就是脸相碰而嘴唇各自向空啧啧作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在巴西的閉幕音樂會中,周圍的南美同胞們大概要透過你的身體是否搖擺、同樣神入瘋狂歡樂的恍惚狀態(trance),等同於低咕著說Oh, ele entende as nossas regras(「噢,他懂我們的規矩呢」,Google 翻譯版)
  • 我們流行「推薦序」,嘻嘻。先把你算上。我們恐怕還需要「翻譯顧問」,有些非在英國不能理解的事物需要顧問解答,你有空嗎?我們會先做好基本查證,實在不得其解才會煩勞到你。
  • 老猫,好眼光!可需要书评/序言作者?
  • Watching the English,呵呵,我簽了這本書,正在翻譯中。當初發譯時,譯者頗困惑,問說書中盡是英國人的事,隔閡很大,台灣讀者會有興趣看嗎?我說,如果有人寫薩摩亞人的事,我們就不覺那事有何隔閡,何以寫英國人就要覺得隔閡。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