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5-24

    回响一则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hanetstreet-logs/188905.html

    kevin在blogcn的朝南阳台似需要blogcn帐号方可评论。就把我对“一篇刊首语”“自己的地图”的回响贴在这里吧:


    您提到的伦敦Charing Cross有块汉字的街牌:查灵歌斯。繁体的。

    另外,虽然有汉语这内置行李、英语这随身行李傍身,很多时候,语言交流的困扰依旧让人无法轻松,恨不能速成语言奇才。

    “多看他人,多阅他乡”,是余光中写的么?vanvan给我建议是,嫁个translator,再养条叫lost的狗,一家子就是lost in translation。


    其实也有中国女生行走在四方。行旅作为生活方式有宜人的一面,可中国的传统道德还强调了支撑家庭、反哺父母的责任,就不是花自己的银子无虑看天下那么简单了——或许是您觉得途中的中国女子少的一个原因。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行者处处为家。




    要无条件地爱一门语言。要让它窥探你最深藏的隐秘。要让它洞见你灵魂的深处。它的音节和语调要像小提琴手记谱那样一个不漏地记下。它的变格变位要成为自己下意识的一部分。它的词章要能在你静默的大脑中飞起来,文字间的性情和感触要融进自己的血液。而且一定要绕开translator这劳什子。
  • 物我两忘,无他无我,那是濒临自杀成功。
  • 超脱是一种境界。


    还有一种是物我两忘,无他无我。可惜不能持久感受到。


    超脱要容易些。
  • 师兄鼓励我修炼到第三重境界:世间无故乡,处处皆他乡。
  • 自己的感觉是他乡寂寞,他人也看腻了。但回家仍然要有决心。中国人有“衣锦还乡”的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