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28

    烤鸭比萨在BRB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hanetstreet-logs/1984938.html

    周六应邀去南城BRB(www.barroombar.com)吃比萨。分叉的吊灯、转动的电扇,天花线脚白漆勾画、红漆墙裙、清漆旧木地板,原木桌子,深色漆木椅子。粉红粉蓝填色黑线勾勒的画三幅,同一位少女的分形。通往洗手间的门扇边,墙上有个深地白字的泡泡:LOOS(英俚之厕所,复数)。Adolf  Loos是重要的维也纳现代建筑师,B. Colomina将他设计的室内与柯布的并举,提出内向/外向、私密/展示乃至阴阳之别。上这一节讨论课时,我们在城北30/40年代知识分子聚居区的一间咖啡馆里,大家嚼着可颂,话Loos短长——当时我怎么没想到大名如路斯,在英文中有突降的双关呢?

     

    点餐完毕,桌上多了个www.callsystem.com出品的计时器。黑方塑料块,沿边的位置间或一个红灯亮起,待食品要上桌,一圈红灯齐闪,很是“鲜咯咯”/“显摆”。计时器背面有文提醒客人们别顺手牵羊,因为它离了系统就不能玩了。

     

    烤鸭比萨,见葱花点点,尝上海的红烧滋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