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6-23

    再试trackback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hanetstreet-logs/233293.html

    王敖兄"纯度高而秘密的生活"何其酣畅淋漓。想到小时候抄的什么“水涨一尺,堤高一丈(?),山谷老人病起,须发尽白。”

    我支持详细评注本的翻译,因为翻译本来就包含阐释,与其给读者很多字谜猜,或者让读者跳过难以理解的段落造成它的无效,不如把这个翻译中的阐释过程中的根据揭示给读者, 揭示出来的东西的对错,由读者判断, 由批评者讨论。 有些人的修养跟菩萨,罗汉也差不多了, 对待他们的作品,翻译字面的意思终究不是办法。

     

     

     

     

    巴比塔以前的诗歌才叫纯诗, 语言变乱之后,要向追求完美语言,只好继续写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我给外国同学普及过太史公的故事,(小窍门:要从电影《荆轲刺秦》入手),然后顺带推销了金庸。




    也是个呸呸呸的逻辑。


  • 口试已了。结果我把自己的呸呸研究概括成了在个呸呸的历史框架中琢磨某人怎么处理、阐发、再现、把弄历史。


    vanvan说我还应顺带科普太史公的感人故事,甚是。
  • "翻译本来就包含阐释",所以没有翻译得对不对,只有阐释得好不好。
  • " It is but the perpetual rolling of a rock that must be raised up again forever." says William James.
  • "Is but the perpetual rolling of a rock that must be raised up again forever." says William James.
  • 仍在奋战中。
  • 恭喜考试结束一门。俺那时候叫早死早投胎。
  • 我口试结束,当也一夜白头。
  • 这回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