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26

    四月行草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hanetstreet-logs/38495816.html

    近日出门干了几日活,去的是杨花飘飞的北京。出门的时分,搭档问我可知道那天是什么日子,我一时想找个有狂欢气氛的参照,答曰佛诞后第某日,泼水节后第某日,心里的缺省参照却在三年前的四月。

    晨起,窗外是色彩崭然的丰泽园,十五年来不知可修过颜色。入夜颓丧的时候,给Meng打过电话,她娓娓说道:“今天空气可好啦,我都觉得好像在青城山呢,都有草叶的气味呢”。我靠在石墙上,望着方场后高耸的葱头屋顶上顶起的五角星,松了一口气。

    难得旧交P君单车赴早餐会,挑出在下短文中一个冠词错误。他说自己的乡愁,就是在北京的朗朗晴空下想一下英格兰的雨:他爱死北京连日的晴,可还是会“想念”英京连绵的雨。他享受北京的工作,部分因为其工作时间短于伦敦的同样活计,他的困惑在自己的蓝皮外国专家证:“这有什么用呢?”

    也去了曾实习的事务所新址,进门即是才松过土的几块地,同人称日后要种有机蔬菜。工作毕受邀拿着瓷碗盛了大脸盆里的菜,才靠上墙动筷,冒出又一位过往曾因公切磋却未曾谋面的旧识。

    工余偷闲学少年,循孤星指南,访北京高雅艺文中心(Beijing Centre for High Arts, BCHA),与主人及友好二人叹一壶菊花茶,观DNT演出录像。之后轻快地走下十八楼。

    回程前一日,X小友致电称已安排本人次日行程,务必遵旨行事。所谓“行程”,重头在“吃一顿上海饭”。大概战栗兄要哼一声哎呀,为在下的贱舌头。这顿上海饭后来是在旧居斜对过吃的,始料未及,脑海中闪回的是当年掌柜的来弄堂里倒垃圾的情景,也一闪韩迪厚译“小吉丁”作“归来”。

    分享到:

    评论

  • 你好“懒惰”哦
    好久没更新了
  • 去西湖边喝健宜可乐,看夜雾没?:))
    回复mengyingZ说:
    我还是害怕暗的地方。也喝不动健怡可乐了,改喝红皮的正常可乐。谢谢你那天的电话,谢谢!
    2009-09-20 20:52:09
  • 是想说,看到你日志里你到的时候“杨花飘飞”我也回到我在那里时杨花飘飞的片断。。
  • 我们同时在北京的,但从Pe那里得到你的展览消息时我们已经要走了,扬和我都很想去看的(特别是扬)但宝宝已经很累了我们没法再出门。。那个是杨花我还以为是柳絮(同时心里也吃不准),很无知。。
  • 笑死了。自我走后,最想念也就是这个高雅艺文中心了。
  • 是 http://whiterabbit.blogbus.com 啦 小白兔,不是小兔。 ^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