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01

    书绅录

    今日自某碗习得:

    “'子张问「行」。子曰:「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行乎 哉?立,则见其参於前也;在舆,则见期倚於衡也;夫然後行!」子张书诸绅。'
      
    相當於怕忘了老師說什麼,就手拿個本子記下來的意思。那時候沒有隨身本兒,於是記在衣服帶子上…… ”

  • 新春贺岁,给“大师姐”打电话,伊人震天一吼“哇”,然后回复甜美的嗓音:“我在客家围屋呢。”

    “哦,田野啊。”大师姐攻历史人类学,南中国处处是伊人的脚印。

    “我在结婚!”

    @#$%^&*%$#

    5秒钟后。“唉唉唉,我还要去敬酒呢!”

    原来她真的在结婚啊。

  • 2005-11-24

    颤栗的新题记

    Soli Deo Gloria 正义的来福灵,要把一切害虫杀死!杀死!

  • 2005-11-01

    福科在青苔寺

    在康登镇图书馆看到本怪书,似为译作,可是出版信息是:

    冯作民编著. 打坐禅定要诀. 香港: 丰达出版社,出版年不详.

    全书以一位日本禅修者(高僧?他有时称自己为宗教家)的口吻谈禅,谈他所结识的西方人对东方思想的理解和认同。

    第6页似有作者姓名线索: “他一听到我的名字叫‘史别林’,便马上用汉字写出‘丽月塔’。”丽月塔是英国日本学家Trevor Pryce Legett的日名,书中对他的交代,诸如BBC经历,并不错。可是作者真叫“史别林” 么?

    书中还提到荣格学生卡鲁夫的夫人。google不能告诉我卡鲁夫怎么拼。

    118页-120页,“和胡科博士之谈话”,不错,正是福科。书中说,福科曾在青苔寺(不是镇江的,是在日本山梨县的,见www.seitaiji.com) 参禅,他后来专程拜访作者,问了作者两个问题。一是:欧洲的观念是“身心不一致”,他参禅的体验是身心一体,他的体验可正确?二是:欧洲认为人和自然是分开的,人征服自然,可是,“经过我的禅的经验”,人和自然是一体的。作者肯定了福科的体悟和质疑的勇气。

  • 田野里的圣马丁是一座教堂,侧对特拉法加广场。

    颤栗兄每每说起它,轻快抑扬,仿佛在唱“晚霞中的红蜻蜓”。

    教堂并不在田野里,那几方“田野”该是圣人马丁的家乡。

    远方的田野,就这么在文字言语中叠印于真实的通衢。

  • 2005-09-19

    小矮人

    有一回辅导课,教授大人读着我的功课,竟然笑出声来。

    “你这儿为什么用'gnome'?”

    “那用什么? watchword? buzzword?”

    我的意思是格言、箴言。

    “可是,gnome是花园里的小矮人啊,还戴着帽子的。现在人们还喜欢在花园里放它们的石像呢。”

    我灵光一现,Keebler饼干之‘奇宝小矮人’出场。于是,我划啦了一顶尖顶宽沿帽子:“是不是这样的?”

    教授大人接过纸笔,画出相交弧线两条。“噢,那是圣诞老人那样的帽子啊,还要有个球。”我轻轻地说。

    教授大人心满意足地画好了像圣诞老人的帽子的帽子,抬头说:“你要的那个意思,要用形容词,gnomic phrase。”原来如此,从矮人转义格言,取的是‘短小的’。

    宫廷里有弄臣与侏儒( jesters and dwarfs);花园里藏着戴着帽子的小矮人(gnomes),管着地下的宝藏。

  • 2005-08-21

    想画图病

    Mars那天带给我两本书,吉泽深雪的《杂货当家》和张妙如的《爱情与婚姻5%的差异》。都是用画笔记录心情的女生书。

    我也有吉泽所说的‘想画图病’,想画的时候,手边没有就手的速写本坐立难安;后来想开一些,有个相机也行。梅洛庞蒂讨论主客交流时,写过画者不管日常是多么卑微怯弱,作画的时候就俨然是自己天地的君王。厚颜一下,莫逆于心,高山流水,大概也就这么回事吧。

    在巴塞尔的时候,看见招待我的主人家有颜料排排放。怯生生地问:我能用么,我想。。。我想‘画床单’(涂鸦排线,无聊如朴素床单)。主人大喜,我也就把巴塞尔先贤布克哈特等等的厚书愧疚地扔一边,拿水彩当丙烯,厚厚地涂红抹绿。

    设计教授总问我:Are you productive these days?而我总是低头默然。“你要多用你的手啊,你有多美的手啊。”我一走神,想到柯布西耶每日晨起绘画,午后做建筑师,莫非他也需要绘画平稳心情增强勇气?

    吉泽说她的‘兴趣在浴盆里看书和写生旅行。’我喜欢在敞亮的地方用一张大桌子看书,和,写生旅行。

  •  现代性的五副面孔 ——现代主义、先锋派、颓废、媚俗艺术、后现代主义
      [美] 马泰。卡林内斯库/ 著
      顾爱彬、李瑞华译
      北京:商务印书馆
      2004年1版3刷
      
      译作而言,以下两点似可商榷:
      
      1 文章名多用引号代替书名号,不知多数读者可习惯。
      2 译文中的‘还原’,多和现象学还原无关;和现象学无关的情况下,reduce相关的一群字是不是译为‘简化’、‘约简’更好?reductionism, 美国传统辞典的解释是:“An attempt or a tendency to explain complex phenomena or structures by relatively simple principles, as by asserting that life processes or mental acts are instances of chemical and physical laws:
       简化论用相对简单的原理解释复杂现象或结构的企图或趋势,这种理论认为生命过程或思维活动是遵循物理和化学法则的”。本书全部译为‘还原论’,比较费解。

    --------------------------------

     时期术语

      芒果老师亲爱的中世纪,Wellek和Waren称之为'时期术语'(peroid terms),现代也是,Matei Calinescu认为这类术语有3重语义,分3个阶段发生.(pp87-89,汉pp96-98).简言之,第一阶段关涉辞源,有趣味的选择;第一阶段,这些词被用作分期工具,趣味好恶仍在;第三阶段,成为一个系统化/结构性的概念。
      

  • 12世纪法语文学研究者芒果老师精通21世纪汉语。我数月前为creative writing作业烦恼,芒果指教:

    [《创作手记》。用时下流行的说法叫做"喘作手记"。
    写得最好的是"木子美"。
    说笑。
    听闻,某些导演的手记颇可一观。舞台剧的手记更精彩。大约那是需要脚本的工作。
    倒不一定是解释自己。
    毕竟总有接受别人命题,然后创作。一下片断想法记在小本本上。
    无数作家有carnet,cahier一类,成为档案,被后来的研究者使用。
    要我说,"创作手记",如果不是命题作文,实同我们的blog差不多。]

    芒果老师的网志在http://copiste.blog-city.com

  • 2005-07-17

    许志搬家

    牛乳巷

    回到我的makiyo

    ---------------------

    许志近日移至http://www.blogcn.com/user50/mymakiyo/index.html####

  • 2005-07-10

    许志新变

    的地得
  • 2005-06-20

    许志新变

    四大部洲
    大地上有须弥山

     哈利波特的对角巷,始终都不如藏经阁来得亲切。僧侣就是僧侣。’

    她与师父重逢,“   给师父打酥油茶的时候,感觉……像做梦。”

  • 2005-06-10

    草坪即是海滩

    泰特现代门前有一片草坪,透过一排树丛,即是日光下的泰晤士河。

    草坪上横着不少晒太阳的人。

    看完展览,我提议去吃蛋糕,飞轮说要去草地上喝茶。于是,各自买了外带包装的茶和蛋糕,急急下楼晒太阳。

    河边的草坪,如果看作是海边的沙滩的戏拟( simulation),当比沙滩更沙滩(这是博德里亚的胡言:戏拟之物比原件更真实,麦克尔·杰克逊比白人更白人)。我就躺在这伪沙滩上听飞轮讲她樱花季节夜行上野公园,自己努力晒出玫瑰面颊来。

    晴朗的一天。飞轮说实在是日本女人唱的:日本女人只能等着男人。飞轮就要回东京,她多年来单身旅行,自己出门,自己回家,不假手于人。可是这回是把伦敦的家往回搬,行李着实太多了。我建议她叫个男生来接机,以免心力憔悴,毁了准备音乐会的心情。“不行不行,在日本我一定要modest,不能要求男生做事的。”啊。

  • 颤栗兄在今日网志中,细说去年圣诞前随访爱尔兰利默里克大学世界音乐中心观一位少年舞蹈的情形,结尾奇峰一现:“大不列颠岛是海上一颗飘移的头颅”。

    蒙颤栗兄指教,英国有一则《三头井〉童话。说的是井中有三颗美丽的头颅,有人路过,头颅浮起,依次歌唱:过路的行人,请帮我梳妆,轻轻把我放下,看我是否漂亮--好好地梳,轻轻地放,就给路人好运,否则报以厄运。欧陆的赛壬也是三位女士,交往的也是路人,可是她们生活的水域比井口要开阔得多,恩仇更关乎生死,也浓烈得多。


    此文标题以‘行走‘开场。罗丹的名作‘行走的人‘恰是没有头颅的(也没有手臂的)。罗丹以‘行走要用头么?‘为自己辩护,肉身的神性跃然而出。

    这是男性的躯干,那是女子的头颅。行走的躯干,期待的头颅。行走在别处,头颅在海上。

  • 2005-05-10

    许志新变

    猪头巷
    坐上飞机,四处吐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