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3-23

    木末芙蓉花

     

    “晚年的章太炎在苏州置下房产,地址就在锦帆路边。这座房子是他很偶然地买到的。大师随随便便做点事,都可以押韵合辙。押的是风韵的韵,合的是旧辙的辄。院子里有一棵辛夷,是我在苏州所看到的最大的辛夷树。花一开,我就去,看上大半天。

    辛夷花的花形与玉兰花的花形没有区别,只是颜色不同。正是这颜色不同,使它们的观点截然相反。玉兰花像今文,辛夷花像古文,不知道花花世界有没有今古文之争,不知道。”

    车前子. 回忆树之二. 鱼米书. 杭州:浙江摄影出版社,2009:166.

    “我居住的小巷,离章太炎的故居很近。章太炎的夫人我在路上还见到过几次,我喊她‘老太太’。章太炎的故居里那一树茂盛的辛夷花,成了我诗歌中的一个很重要的意象。”

    车前子. 代后记 诗人与故乡. 鱼米书. 杭州:浙江摄影出版社,2009:244.

    我拍下的这株辛夷玉兰杂交种(二乔玉兰),在杭州的南山路边。是为古文字课之走神抒情一叶。

     

    ------------------------------------------------------------------------------------------------

    也想请教,“那一树茂盛的辛夷花”,曾出现在车前子哪些诗行中?

     

  • 2006-03-14

    慢慢来

    纪大伟3月10日于中国时报人间副刊发表《全拿A也沒路用 》(http://blog.chinatimes.com/taweichi/archive/2006/03/11/45801.html?page=2#),小的颇多共鸣。归国容易学成难,“大學研究所教

    育和中小學教育畢竟不同──中小學教育講究一氣呵

    成,而大學研究所卻未必如此。在高等教育,「抵抗順

    暢」和「放慢腳步」是互為因果的兩種工夫。。。”

    慢慢来,纪老师说的是take your time,我刚巧昨天学了个俏皮说法:softly, softly catchy monkey。

  • 2005-11-11

    讲座日

    m来讲座,难得他情绪很好,虽然不屑几个英国字的发音(他用意大利字,以达顿挫之效),却首次回顾了他一生的创作。他直言对电影比对建筑更在乎,偏爱库布里克与戏曲苛刻,他直言自己已摒弃西方哲学的两分传统(他有个哲学家的妈)而正在尝试多元共存的局面,从六个月前。他不喜欢新建筑五点,讨厌柱子,热爱飓风和地平线。他觉得目前广为发表的博物馆、教堂之类“重要”建筑似已成为新的形式主义聚居区(formalist ghetto),而身为六八 一代,他还是心怀社会理想,他在乎市集,他觉得境遇主义者的实验或能继续。

    教授与他同年出生,老友多年。所谓通会之际,人书俱老,两人在问答单元切磋往复,教授的问题切中肯綮,勾勒出一个参与观察报告。

    后来,我和他说,你做个你漫步那个数英里长的屋顶的录像吧,他大喜。我没和他说你做个你家的狗漫步那个屋顶的录像吧。

    曾受建筑学训练的比利时艺术家Francis Alys在伦敦作了“走七段路”(http://www.artguide.org/uk/AG.pl?Action=5086067E&Axis=1130636098F),我最喜欢的一段是那红狐夜巡国家肖像画廊。

    03

    年冬天在琉森,一位美术馆馆长指着努维尔做的临湖大楼轻盈的顶,郑重地说他希望这幢房子只有这个顶,房子就不要了(房子里有人家的美术馆,嘿嘿)。我也读过诗人杨炼在《书城》发表的书评,认为现代建筑的遗憾就是没有顶,叹为观止。我希望在几个月后,把m的那个屋顶展现给汉语读者。
  • 2005-10-26

    斯特林奖

    10月15日

    周六晚与霍朗明事务所诸位齐看电视直播的颁奖礼。

    桂冠归于苏格兰议会大厦,米拉耶女士(英年早逝的米拉耶先生的太太)得偿丧夫之痛,红装妖娆,言笑晏晏。评委激动地说:建筑,那就是要给人带来诗的呀!

    去年写的斯特林奖:

    http://thanetstreet.blogbus.com/logs/2004/10/448117.html

    http://thanetstreet.blogbus.com/logs/2004/10/424317.html

  • 2005-09-14

    胡言功课

    缠绵近

    18个月的一份功课今天下午写完。竟然只写到2千余字,‘撑长’仍是多么困难。我讨论了百多年来四位作者笔下的空间和主体的关系。其中一位就是史论修养无敌的瑞士人,德法两支传承有道,从黑格尔到巴特,都仿佛其故人。我以为,1975年,他笔下最迷人的地方,就是暗用巴特,书写主体和空间之间可悦可醉(plaisir/jouissance)的辩证。
  • 2005-09-09

    绘画等等

    非常难得,可以和教授大人谈谈绘画这种minor art(汉译是什么?)他说Gerhard Richter,我说Lucian Freud,真(他妈的)画得好啊。光晕仍在,心眼交集,斗志可比堂吉柯德斗风车。

    然后说到我读不出名字的那位作者。‘他读德语么?' 世界上的艺术史家,能读德语的大有优势,这意味着19世纪的史论概念对其就如李杜诗篇之于我们。‘他是瑞士人。’好了,那优势就没治了。‘他就是史丹利的苏黎世大学艺术史教席继任者啊。’好了,他功德圆满了。

    瑞士人做艺术史,天时地利。艺术史的母语德语那一脉,19世纪的巴塞尔是重镇,教席犹在,催生多少转世灵童,还有每年的艺博会(1969-),新鲜经验扑面来。又有法语区,读法国理论不在话下,还有意大利语区,文艺复兴,不过是一趟火车。未经兵xi3,战争年代自然成为欧洲艺术的保护地。现代策展制度发源于那里,不过在1969年。匿名银行制度(1934)还没发明的时候,就有收藏的传统,富国之后,更是基金会林立--支持艺术浑然是金融链条的一部分。我简直怀疑那是一个人口比例中艺术史家最多的地方。
  • 芒果大人网志自题‘当堂吉柯德遇到包法利夫人’,好像禅宗偈子。我好奇德里达与桑塔格女士生前可曾对谈。

    一边是德里达的‘解释之链’,一边是桑塔格的‘感觉直接性’;一个说人活在阐释之流中,一个反对阐释。老师要求我撰文分析自己的飞机

    -房子摄影时,幸得颤栗兄提醒我改宗德里达,才算走出‘模棱两可的视觉趣味怎么用字写’的死胡同。笔记如上,突然想到在这个上帝已死的年头,理论学习倒成了读经,至于信哪一本看着作业菜单配菜吧。

    毕业论文时意识到自己认知残疾严重,不善从伯拉图蜿蜒直到伯德里亚,故早早起手不惜工本在论文之外另做纪录片,妄图以‘感觉直接性’打动诸位考官。

    考官反馈一今日到手,小问题之一是为什么某些镜头是斜的。亲爱的考官大人,看东西时候您一直平视么,您从来不歪脑袋看个究竟么?艾略特写‘监狱与宫殿与回响’

    (prison and palace and reverberation),苏轼说的是‘横看成岭侧成峰’。

    小问题之二是有些字幕读不出。这个这个,我原来是会做字幕加灰地效果的,一个字幕轨上的做了,做到第二个字幕轨,我真的忘了该怎么加灰地了,问了个电视台工作的兄弟,人也不会,自行钻研一小时未果就放弃只管写白字了

    我知道考官们在乎字,本子不是在附录里么,您没空读那下回我陪您看同声传译可好?

    考官另有大问题要求在下以

    10001500字分析自己的纪录片结构及其与论文结构的关系。天啊,她看不出我有两个脑子,一个好使点而另一个分明有残疾么?从德里达读卢梭而顿悟写起的话,1500字不难打发。可是,尊敬的考官大人,我更愿意为您分析一下,为什么可乐和香草冰淇淋搁一起是很好吃的。
  • 2005-08-31

    新都上海

    去夏的Domus杂志中(Domus 872, p84(Italian), p85(English)), 社会学大家Scott Lash撰文Paris/Shanghai,读时很是欣慰。 Lash发展笛卡尔的res extensa(广延之物)和res cogitans(思维之物)的观念言说巴黎与上海,认为前者是extensive city: 19世纪-20世纪初之都,而上海则为intensive city,正迈向21世纪之都。他更以位于巴黎的世博局在巴黎上海之争中选定上海为自己的观点作注。

    11月5日和6日,中文网志年会将于上海举行。我期待看到更多网志作者笔下的上海。

  •  现代性的五副面孔 ——现代主义、先锋派、颓废、媚俗艺术、后现代主义
      [美] 马泰。卡林内斯库/ 著
      顾爱彬、李瑞华译
      北京:商务印书馆
      2004年1版3刷
      
      译作而言,以下两点似可商榷:
      
      1 文章名多用引号代替书名号,不知多数读者可习惯。
      2 译文中的‘还原’,多和现象学还原无关;和现象学无关的情况下,reduce相关的一群字是不是译为‘简化’、‘约简’更好?reductionism, 美国传统辞典的解释是:“An attempt or a tendency to explain complex phenomena or structures by relatively simple principles, as by asserting that life processes or mental acts are instances of chemical and physical laws:
       简化论用相对简单的原理解释复杂现象或结构的企图或趋势,这种理论认为生命过程或思维活动是遵循物理和化学法则的”。本书全部译为‘还原论’,比较费解。

    --------------------------------

     时期术语

      芒果老师亲爱的中世纪,Wellek和Waren称之为'时期术语'(peroid terms),现代也是,Matei Calinescu认为这类术语有3重语义,分3个阶段发生.(pp87-89,汉pp96-98).简言之,第一阶段关涉辞源,有趣味的选择;第一阶段,这些词被用作分期工具,趣味好恶仍在;第三阶段,成为一个系统化/结构性的概念。
      

  • 2005-08-17

    地图

    “我喜欢分离的时刻说再见互相赠送对方一小片的未来地图。”

    张妙如。 爱情与婚姻5%的差异。台北:大块文化, 2000年。第120页

  • 12世纪法语文学研究者芒果老师精通21世纪汉语。我数月前为creative writing作业烦恼,芒果指教:

    [《创作手记》。用时下流行的说法叫做"喘作手记"。
    写得最好的是"木子美"。
    说笑。
    听闻,某些导演的手记颇可一观。舞台剧的手记更精彩。大约那是需要脚本的工作。
    倒不一定是解释自己。
    毕竟总有接受别人命题,然后创作。一下片断想法记在小本本上。
    无数作家有carnet,cahier一类,成为档案,被后来的研究者使用。
    要我说,"创作手记",如果不是命题作文,实同我们的blog差不多。]

    芒果老师的网志在http://copiste.blog-city.com

  • 2005-08-01

    校政楼

    伦敦大学主楼叫Senate House,1933
    罗马大学主楼叫Senate Building,1932(墨索里尼时代)
    巴黎大学主楼是不是叫万神庙( Pantheon)?
    还有什么一亲古罗马遗泽的大学主楼?
     
    美国传统辞典(双解)说senate的第17个义项是:
    A governing, advisory, or disciplinary body of some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composed of faculty members and sometimes student representatives.
     大学评议会某些学院和大学中由全体教员及有学衔的行政人员,有时还有学生代表,组成的管理,顾问,或纪律机构
     
    那以后大学行政楼都可译作Senate House/Building吧?

  • 2005-08-01

    天地之间

    奥地利建筑事务所蓝天组造的不是通天的巴别塔(OMA的比利时Zeebrugge航运站项目总平面图中倒嵌了一张巴别塔),而是天上的‘云’。

    希伯来人民创作巴别塔神话的光景,汉字记下的精卫鸟在填海,愚公在移山;人家的神容不得人的力量僭越,我们的故事并不嘲笑对抗山海的努力。

  • 2005-05-30

    黄杨和鹿特丹

    大英图书馆花园有黄杨(boxwood),长在箱状陶盆里,很图解其名。室友说其美国老师英国研究做多了,在那些修剪有致的黄杨中走多了,恨不能做瓶 一股黄杨味的香水,名唤Older England

    赫德默是个大建筑事务所。他们最近在鹿特丹的展览中放上了名为鹿特丹的香水若干,是德默的创作。香水成分嬉闹为多,不宜公开,不过最后闻起来有点橙子味。鹿特丹本城另有个大建筑师雷,雷曾言,亏得鹿特丹乏味,他的事务所方能埋头创作,不为窗外诱惑。赫德默早些年还产过水晶戒指,石头状如他们喜欢的尖顶小房子原型

    /模型。

  • 我在过去一年拍了30张上下‘天上飞机-地下房子’的照片,被艺术与建筑学老师(鄙校老师头衔系统不比英国嘉勋制度简单)看到。老实交待不过是戏仿(parody)海公‘天地人神 ’四合,老师不依不饶,非觉得在下和Lucy Irigaray 神合,嘱我务去看书,交笔记给她。可怜我实在看得吃力,老师又说:你去书店看么,反正书店都有伊的书好像书店就有读女性主义哲学的气场一样。她的创造性写作作业中,我最后还是没写伊(不懂装懂是很困难的),写了1784伦敦的热气球、1929柯布的飞机房子长立面等等诸多很不理论的琐细老师召见,理论段落还是要加,字数要翻倍哦,给你人家写的伊的读后感再给你看一篇阿敏(就是那个做帐篷的阿敏)谈鸟的访问记。(我不是没想过拍天上的鸟-地上房子,可怜相机热身时间太长,拍不下来。就不和Stephen Gill比了。)

    好吧,我读。

    伊回应海德格尔的四合一,说老人家忘了空气(plein air,芒果,这是法语,请指教)。她认为,海公哲学,是对开敞、流动、丰富的女性空间的集聚、僵化、消隐,以海公的标准、立场,男性得以消费女性空间,标记/密封这一空间。伊区分了对空间封闭或适切的使用和‘与本身开敞和相关的空间的关联’。

    伊的写作当然是丰富了本体论意义上的对空间的理解。可是,我不理解这种对雌雄的移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