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3-23

    木末芙蓉花

     

    “晚年的章太炎在苏州置下房产,地址就在锦帆路边。这座房子是他很偶然地买到的。大师随随便便做点事,都可以押韵合辙。押的是风韵的韵,合的是旧辙的辄。院子里有一棵辛夷,是我在苏州所看到的最大的辛夷树。花一开,我就去,看上大半天。

    辛夷花的花形与玉兰花的花形没有区别,只是颜色不同。正是这颜色不同,使它们的观点截然相反。玉兰花像今文,辛夷花像古文,不知道花花世界有没有今古文之争,不知道。”

    车前子. 回忆树之二. 鱼米书. 杭州:浙江摄影出版社,2009:166.

    “我居住的小巷,离章太炎的故居很近。章太炎的夫人我在路上还见到过几次,我喊她‘老太太’。章太炎的故居里那一树茂盛的辛夷花,成了我诗歌中的一个很重要的意象。”

    车前子. 代后记 诗人与故乡. 鱼米书. 杭州:浙江摄影出版社,2009:244.

    我拍下的这株辛夷玉兰杂交种(二乔玉兰),在杭州的南山路边。是为古文字课之走神抒情一叶。

     

    ------------------------------------------------------------------------------------------------

    也想请教,“那一树茂盛的辛夷花”,曾出现在车前子哪些诗行中?

     

  • 2009-11-11

    夏天的光

  • 2004-09-29

    超级词典

    www.onelook.com

    英英词典多为免费服务。

  • 地铁蜃景
  • 2004-05-19

    飞行/合掌休息

    开篇中写到的“飞行”,其实是想连蔡天新在“诗生活”的一块留言板。可惜已经许久连不上那里了,想念的时候也就靠“网页快照”功能检视故纸。


    飞 行

    蔡天新





    当飞机盘旋,上升

    抵达预想的高度

    就不再上升



    树木和飞鸟消散

    浮云悄悄地翻过了

    厚厚的脊背



    临窗俯瞰,才发现

    河流像一支藤蔓

    纠缠着山脉



    一座奢华的宫殿

    在远方出现

    犹如黄昏的一场游戏



    所有的往事、梦想和

    人物,包括书籍

    均已合掌休息



    2000. 5. 17


    我对旅行兴味寡淡,不知何日可愈。可是,为了做功课,还是有那么多路要走。我有没有过只发呆、不干活的旅行?有过,结果被人痛斥。还是呆在自己的厨房发呆比较安全。

    蔡天新与赋格是我最喜欢的两位游记作者,这么多年,念兹在兹,是为偶像。


    记忆

    蔡天新

    那是伦敦一家喧闹的酒吧
    (托尼·布莱尔的宅第附近?)
    一位初次谋面的女子对我说
    她迷恋拉丁美洲的音乐

    而此刻我正凭窗独坐
    在安第斯山中的一座城市里
    倾听一首忧伤的探戈舞曲
    想起了她的身姿和短发

    谁能够找到心中的旋律
    就可以如愿以偿地返回往昔
    在陌生世界的玻璃器皿中
    显露眉宇间的孤傲和光洁



    在托尼·布莱尔的宅第附近,华灯初上,我告诉同学老师,我去不了不搭配司了。

     


     

  • 2004-05-19

    家常豆腐

    诸位旧雨新知对在下用tiantian颇不以为然。

    好吧,告诉大家,这就是一客家常豆腐,办公室同事都这么叫的。

  • 2004-05-19

    知己

    Lucy Kellaway说她不想嫁给“温吞水”男人

    许留山说,“有些人天生天养,非常地容易失恋。我想他还会继续失下去。”

    所以,我希望有速效药丸,在一周之内治愈失恋——比婚假还短3天。我很认真地问了医生有没有这种药丸——谁都知道爱情是生化反应么——医生竟然对我说:现在的药治失恋大概要服半年到三年。得,温吞水药丸,那就赖不得人买酒抽烟喝咖啡嚼巧克力了。

  • 2004-05-16

    搬家

    蓝墩死胡同到此地,不过一湾浅浅的海峡。

    弥勒斯大院到蓝墩死胡同,不过数小时的铁轨绵延。

    柏林暗房到蓝墩死胡同,不过又一段飞行。

    八千里路,廿四时区,多少友人在秉烛夜读。

    来今雨,许留山。hong说:“有朋盈门,胡同不死”。我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