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见过在伦敦的维基人

    Tony一面,他穿行在数种东西语文间,很让我羡慕。维基人会面,自然要商量条目写作。他是香港相关条目的积极参与者,他问我的意见:他该如何分配对香港条目和英国条目的关注。我的意见是,香港条目关系他强烈的认同感,亦有社群合作,当可继续;以余力贡献些英国相关小条目即可,诸如沃斯特酱汁、HP酱。

    我们那天讨论的乐子在别处。他问可否做出一张法国各地问候碰脸次数的地图:两次还是三次?这是一个问题问题当然要复杂得多。他说他的法国同学说他们上小学的时候,早上见面,同学们排成面对面的两列,挨个亲过来“简直是苏格兰舞!”我脱口而出。

    遥想当年我上中学时,学校的行为规范里说“尊敬师长,见到老师要鞠躬”,我们提出这个要求时间限定不明,要求改作:“每日第一次见到老师要鞠躬,之后重逢则点头微笑。”法国中小学可有行为规范这种东西?“友爱同学,早上第一次见到同学要碰两(三)次脸,并注意尊重左撇子同学的方向取向,也请避开同学的眼镜架,以防磕伤自己的面颊。”这是我杜撰的法国小学生行为规范。

    鞠躬这条,当年我和我的同学们积极践行(我们见到老师,瞬间立定,弯下

    90度,高声叫“老师好"),蔚成一景(理论化一下就是“奇观”或者说“戏剧化”),还有外地校长代表团专程前来学习取经。

    在这里和欧洲大陆来的访问老师接触,道别时我只要识相地把脑袋向左一偏,自有吻面礼送来,有兴致的话,我会啧啧作声配合。老师们通常很愉快,要是几个挨个吻来,还会相互交流,“噢,她懂我们的规矩呢”,“她知道要碰三下呢”,“她也亲了我呢”,愉快得就好像中学老师们十多年前看到我突然立定鞠躬。

    研究英国人的人类学家

    Kate Fox写道:“法国的吻面风俗,在(英国)有闲阶级和其他中产、中上人群中日受欢迎,但其他很多社会阶层则视其为愚蠢、自负,尤其是当采用“空气之吻”时。”( Watching the English, p.38) 空气之吻,就是脸相碰而嘴唇各自向空啧啧作声。
  • 2005-11-03

    异国建筑

    老师生日。我问你要什么花啊

    (以免老人家对花花草草过敏),答曰要建筑的、异国/异时情调的。

    花店里的植物全部进口自荷兰,我以为这就算异国了。“建筑的”,在下的理解就是有一定空间限定效果的。

    于是,我对这两个概念的理解成了:五枝高杆状如重瓣蔷薇的卷心菜(真的叫

    cabbage) 三枝向日葵和一杆富贵竹。
  • 2005-09-24

    搬家

    马上会搬离啥泥小街,重新稳定之后会依新地址修改网志名号。
  • 2005-09-08

    雄心匮乏

    论文评审项目中有一栏叫degree of ambition(雄心度?),乍看新奇告诉了芒果老师。鄙人在争取展览/公映机会的时候时有让步,芒果老师马上正色教导:你的ambition呢!水墨说要吆喝吆喝,芒果说要让天下人都知道,所谓dissemination就是如此这般。 今天得放映允许信一封、讨论放映安排信一封。颤栗大人请客晚饭和一罐可乐。
  • 2005-08-21

    想画图病

    Mars那天带给我两本书,吉泽深雪的《杂货当家》和张妙如的《爱情与婚姻5%的差异》。都是用画笔记录心情的女生书。

    我也有吉泽所说的‘想画图病’,想画的时候,手边没有就手的速写本坐立难安;后来想开一些,有个相机也行。梅洛庞蒂讨论主客交流时,写过画者不管日常是多么卑微怯弱,作画的时候就俨然是自己天地的君王。厚颜一下,莫逆于心,高山流水,大概也就这么回事吧。

    在巴塞尔的时候,看见招待我的主人家有颜料排排放。怯生生地问:我能用么,我想。。。我想‘画床单’(涂鸦排线,无聊如朴素床单)。主人大喜,我也就把巴塞尔先贤布克哈特等等的厚书愧疚地扔一边,拿水彩当丙烯,厚厚地涂红抹绿。

    设计教授总问我:Are you productive these days?而我总是低头默然。“你要多用你的手啊,你有多美的手啊。”我一走神,想到柯布西耶每日晨起绘画,午后做建筑师,莫非他也需要绘画平稳心情增强勇气?

    吉泽说她的‘兴趣在浴盆里看书和写生旅行。’我喜欢在敞亮的地方用一张大桌子看书,和,写生旅行。

  • 2005-08-17

    地图

    “我喜欢分离的时刻说再见互相赠送对方一小片的未来地图。”

    张妙如。 爱情与婚姻5%的差异。台北:大块文化, 2000年。第120页

  • 2005-05-30

    黄杨和鹿特丹

    大英图书馆花园有黄杨(boxwood),长在箱状陶盆里,很图解其名。室友说其美国老师英国研究做多了,在那些修剪有致的黄杨中走多了,恨不能做瓶 一股黄杨味的香水,名唤Older England

    赫德默是个大建筑事务所。他们最近在鹿特丹的展览中放上了名为鹿特丹的香水若干,是德默的创作。香水成分嬉闹为多,不宜公开,不过最后闻起来有点橙子味。鹿特丹本城另有个大建筑师雷,雷曾言,亏得鹿特丹乏味,他的事务所方能埋头创作,不为窗外诱惑。赫德默早些年还产过水晶戒指,石头状如他们喜欢的尖顶小房子原型

    /模型。

  • 2005-05-30

    醉酒语文

    一大玻璃杯啤酒一品脱,其实读起来是派特。

    本地笑话说,外国人喝个两派,英语就流利非常;喝个六派,倒入卧乡;灌下第七派,起醉回生,美语出口!

  • 2005-05-29

    名字

    上海是小行星的名字。

    卓别林是玫瑰的名字。

  • 2005-04-09

    平衡

    与同学典子共进午餐,说及附近不同餐厅的价码。

    “Senate House的价钱比学校的便宜。”我说。

    “可是楼上的图书馆复印的价钱是鄙校的两倍。”典子道,“不过,复印最贵,那是大英图书馆。”

    “大英图书馆吃饭喝水也贵,不过,展览是免费的。”

  • Yin1 shou3ti2 dian4nao3 gu4zhang4, zai4xia4 wu2 fa3 geng1xin1 ben3 zhan4. Ru2 xu1 lian2luo4 zai4xia4, qing3 shi3yong4 dian4you2, bing4 yi3 pin1yin1 huo4 ying1yu3 shu1xie3. Fei1chang2 gan3xie4!

    I am sorry that this site will not be updated untill my laptop is ok. Please contact me via email in either pinyin or english. Thank you so much indeed.

     

     

  • 八哥集之n

    我才抄的经丢了,系统提示:标题至少一个字——我写的标题是“2”——“2”不是一个字么?

    退两千步,这等提示能不能在我写的时候就出现啊。别等我提交了才声明啊。

  • 芳邻舍莉返台两周,昨日方归。

    今晨在下获赠新鲜空运来的月饼三枚,为抹茶馅饼、枣泥馅饼和蛋黄酥。冰箱中,属于舍莉的格子,赫然一瓶红椒炒小鱼。早餐毕上楼,但听她与台湾老乡肆游兄笑说“爱玉子”。

    “人家要我讲中国艺术史的话,我会说,食品是其中非常重要的部分。”米尔昨天如是说,她正以忽略晚餐节食,成果初现:0.5公斤。早上但见她也有了一盒舍家航空快递的月饼。

    “我好象去了一趟超市,就回来了。”舍莉挪着冰箱中的瓶罐,“等一下还要去买点菜。”


    在办公室和肆游兄说起他的上海田野调查,他说那好比去DVD商店。

    “你什么时候再去DVD店?”

    “你什么时候去超市?”

  • 2004-09-22

    搬家

    昨日搬入啥泥小街继续发呆。白天在咯噔街写作业。
  • 2004-09-11

    一杯秋水

    友人要我转达一包上等台湾龙井给另一位友人,惜此人突然回返上海,我就自做主张剪开包装享用了——茶是放不得的么。

    这龙井,大叶紧卷,在水中渐次展开,铺张的样子比不得西湖龙井那细巧的两片小叶子。

    水尽。但觉杯中的叶子,就象秋天的落叶。

    我在茶杯里造了个小花园。